测控
主页 > 测控 >

网售儿童化装品乱象:“藏”玩具盒里 中心信息多缺失

发布日期:2021-06-01 20:33   来源:未知   阅读:

  北青报记者调查网售儿童化妆品乱象
  儿童化妆品为何“藏”在玩具盒里卖?

  不少小友人都有上台上演的机遇,儿童化妆品也成为了宝爸、宝妈儿童节“娃礼”的抉择。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对儿童化妆品市场进行考察后发明,儿童化妆品市场泥沙俱下,有些儿童化妆品套装,装在特殊设计的“容器”里,这些“容器”经常被当做“玩具”,而里面装的化妆品的许可认证却无从查找。市场监管部门表现,购买儿童化妆品必需认准“妆”字号,购置前最好登录国家药监局官网或者通过“化妆品监管”APP进行查询。

  记者调查

  网售炫目套装占主流 中心信息多缺失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多个电商平台看到,儿童化妆品品种繁多,大多以套装情势售卖,套装里的产品种类相似成人化妆礼盒,包括了唇彩、唇膏、腮红、眼影、指甲油,有的还配着粉扑、化妆刷等,整套化妆产品套盒,售价从几十到多少百元不等。商品先容页面会标称“保险无毒”“不含防腐剂”“不含激素”“环保材质”“平和不刺激”等字眼已成标配,不少店家月销5000+、3000+,销量非常可观。

  在一家电商平台上,北青报记者搜到一款价值178元,标称为“儿童化妆品套装小女孩公主彩妆盒玩具六一儿童节礼物”的儿童彩妆,视频展示中能够看到,这套化妆品只有旋转最上面的按钮,彩妆盒就像盛开的花瓣一下子“绽开”开来,里面小小的眼影、腮红、口红被点缀成了心形、花朵形,特别吸引孩子的眼光。记者在该产品显示的中国国家强迫性产品认证证书中看到产品名称为静态塑胶玩具/儿童打扮套装玩具,而记者再想点击下面唇彩、唇膏、粉饼、腮红的产品德检讲演时,却无法点击查看。

  在另一家母婴专营店,里面出卖的一款“儿童化妆品玩具套装无毒儿童指甲油女孩公主彩妆盒六一节礼物”的产品,月销显示800件,在商家展现的内容中,记者看不到产品的品牌、生产允许证号、生产厂家等信息,即使花费者想要通过官方网站查问其产品信息虚实,也无奈下手。记者和客服接洽后,索要产品名称、生产厂家和儿童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编号,客服只给了记者一个名为“鑫思特”的品牌名称,记者通过“化妆品监管”APP并不查到该品牌备案登记。沟通中,客服称没有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编号,但其产品有保障是及格的儿童彩妆。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一些儿童彩妆盒成分表中看到了滑石粉和云母的成分。一家妇幼保健院皮肤科医生表示,滑石粉为自然硅酸盐,用作爽身粉、香粉、粉饼、胭脂等化妆品的原料;云母是云母类矿物的总称说,为硅酸盐类,通常参加到口红、眼影、散粉和腮红中。“云母是矿物质类成分,无毒,也无刺激性,但可能会含有一些重金属。如果剂量过多,可能会对皮肤造成侵害,呈现红、肿、热、痛等景象。”

  这位医生倡议,即便是通过备案的化妆品,大多儿童彩妆的成分也与成人化妆品差异不大,包含防腐剂、香精、着色剂等。与大人皮肤构造不同的是,儿童皮肤更薄,血管更丰盛,防备屏障功效差,对外界的刺激如彩妆中的香精、着色剂、防腐剂等成分更轻易过敏。家长在购买护肤品时要重点关注云母粉的剂量,并且儿童应尽量防止化妆。

  据京东发布的统计数据表明,目前的儿童化妆品多是组合装,大多强调成分天然、不伤皮肤。今年前5个月的数据显示,儿童化妆品的商品数目到达去年同期的9倍。另据跨境电商考拉海购宣布的数据,2020年儿童彩妆消费比2019年增加了300%,“85后”的妈妈最爱给孩子买儿童彩妆。

  威望声音

  没有“妆”字号的儿童化妆品不能买

  东城区市场监管局化妆品监管科科长李慧表示,目前,市场上儿童化妆品错落不齐,部分标称儿童化妆品的产品固然说得很安全、环保,可细心一看并没有“妆”字号的生产许可证。在市场监管中,他们也发现部门家长甚至是经营者并不清晰什么是儿童化妆品,在购买时该注意些什么。

  北青报记者查阅我国正在履行的是2013年2月1日起履行的《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发现,指南中指出儿童化妆品是供年纪在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配方原则中规定,应最大限度地减少配方所用原料的种类;取舍香精、着色剂、防腐剂及名义活性剂时,应保持有效基本上的少用、不必准则,同时应关注其可能发生的不良反映;儿童化妆品配方不宜应用存在诸如美白、祛斑、去痘、脱毛、止汗、除臭、育发、染发、烫发、健美、美乳等功能的成分等。

  指南明白,假如昭示实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应依照《化妆操行政许可申报受理规定》划定的儿童化妆品要求申报。未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其产品包装不得以图案或其余形式显示或暗示为儿童用化妆品。

  李慧表示,正规的儿童化妆品都须要经过申报和备案,家长购买时要认清上面是否带有“妆”字号,同时为了验证真假,可以通过下载“化妆品监管”APP进行查询。“键入商品名称、企业名称等,所有备案的化妆品都可以查到具体的信息,甚至是外包图,消费者要逐个核查明白。发现违法违规化妆品经营行为,可以拨打12345进行投诉举报。”

  北青报记者留神到,目前,我国还没有针对儿童化妆品的专项标准,目前正在执行的是《化妆品安全技术标准(2015版)》这一强制性标准,该尺度中,对涉及儿童化妆品的局部名目进行规定。如:儿童化妆品菌落总数不得大于500CFU/mL或500CFU/g,而其他化妆品为不得大于1000CFU/mL或1000CFU/g。

  不少市民呐喊,针对形形色色、参差不齐的儿童化妆品市场,虽然有一些相应的规定,但从法规力度和标准细节规范上还有很大的晋升空间,相干部门应尽快出台专项强制性标准,让这一领域更加规范。

  监管办法

  本市正在开展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为增强儿童(含婴幼儿)化妆品监管工作,严格打击在化妆品中非法增加可能迫害人体健康物资等守法行动,国度药监局从3月1日至9月30日在全国启动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依据请求,本市也正在全市范畴内开展为期半年的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

  “咱们这次的儿童化妆品专项检查,不仅仅局限于儿童产品的平安性,还涵盖了广告宣扬、知识产权维护等多个范畴。检查中如果发现儿童类化妆品经营中波及非法增添、混充伪劣等伤害儿童身材健康的重大违法行为,我局将依法从严从重处分。”东城区市场监管局化妆品监管科科长李慧告知北青报记者。目前,经由核查,东城区共有儿童化妆品经营企业134家,儿童化妆品备案人2家,备案儿童化妆品27款;已检查52家,抽取儿童化妆品样品20批次。

  北青报记者从市药监局懂得到,在本市开展的儿童化妆品专项举动中,各区市场监管局正在组织化妆品、广告、网络、常识产权、综合执法等监管部分职员结合发展儿童化妆品出产企业跟经营环节专项检讨,并对250个儿童化装品存案种类开展材料技巧核查工作。文/本报记者 王薇 李佳

  摄影/本报记者 李佳 【编纂:刘湃】